纵观过去四十年信息技术的发展史,源自于通信与计算技术交织进步,互相增强。

回顾每次技术变革,都会带来用户和节点数量的量级增加,以及网络的几个数量级的增加,我们也见证了科技公司从十亿,百亿,千亿逐渐进化到万亿美元市值的过程。背后是网络价值的体现。

而5G带来的影响是全面性的,有望彻底实现全域实时联网,节点从100亿量级上升到千亿甚至万亿级别。

无需赘述,我们可以想象底层数据维度和链接复杂性在指数增加,数据的采集,处理,存储,传输都会带来全新的问题。

回到问题的原点,过去四十年,我们解决方案是什么:

  • 香侬定律,提供更大的带宽
  • 摩尔定律,提供更多的算力

先看看我们的老朋友,塑造了整个计算机行业的摩尔定律:

  • 摩尔定律已经提出50多年了
  • 每当摩尔定律遇到瓶颈,我们总有办法延续其生命
  • 延续生命的一个办法是重写摩尔定律定义,由单纯的晶体管数量转换为实际算力
  • 单核 — 多核 — Vector Processor — GPU — NPU — Domain Specific Processor

有趣的结果是每年预测摩尔定律失效的人都在翻倍,而又被不断打脸。

再看看香侬定理这一边,如此简洁优美,就像三体人给地球人的科技封印:

当我还在学校学习4G时,大家已经惊呼物理层(PHY Layer)已死,如今5G来了,让PHY Layer死的更绝了一点。

为了提高带宽,我们不断寻找更高的频谱,28GHz的mmWave对比sub-6的衰减如此严重,明显已经到头了。

应对的方法是迅速增加的微基站——将问题本地化,频段复用。这像极了什么?GPU里成百上千的流处理器和NPU里庞大的ALU矩阵。

那么再回到问题的本质,什么是地球的稀缺资源,答案是频谱,稀有金属,抑或能源?

今天我们赞叹着5G带来的高速,建设更多的机房,云和5G似乎是天然的绝配?

但云迟早会遇到香侬定理的瓶颈,一个头部直播公司,100万路1080p已经是极限了。如果有一天我们要服务100亿人同时在线,32K的视频直播,应怎么办?

这里感谢AI和香侬定理,我们第一次实现将计算,通信和存储进行置换,就像爱因斯坦发现的质能转换公式一样和谐。

所以问题的解应该是广义的分布式计算

  • 今天的边缘计算,未改变网络的拓扑结构
  • 未来的协同计算,完全不同的拓扑结构
  • 将会实现的AI生成,几乎完全本地的计算